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猪妖被杀,又一辆牢车拉了上来,里面是一头更加高大的狼妖。狼妖微微弓着身子,头都顶着牢车顶端,双爪抓着铁栏杆盯着外面的众多人族。

    “哐当。”断臂男子开了牢笼,平静对狼妖说道,“规矩之前都说过,连胜三场你就可以活着回去,还能享受美食美酒。若是违背规矩,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狼妖沙哑低吼,一迈步上了擂台,它一眼就看到了那带着浓郁妖气的血液。

    是那头蠢猪的!

    虽说妖族底层也彼此厮杀,可此刻它却有着兔死狐悲之感。因为很可能它也死在这擂台上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——

    这狼妖连胜三场,不但令一位人族少年重伤,更撕碎了另一位人族少年的手臂。手臂被撕碎,想要治都没法治。

    狼妖退下后,自然换另一头妖怪来。

    一场场厮杀在进行。

    人族少年和妖怪都想要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八大道院的弟子们都无比郑重,甚至有些弟子都极为的紧张,因为他们个个都得登场。这不是平常时同门的切磋,而是真的生死间的战斗,妖怪是不会有任何留手的。

    柳七月也登场了,她射杀了一头猫妖,不过面对更凶残的豹子妖时,被迫跳下擂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已经有二十三位道院弟子登场搏杀。”族长孟炎平低声道,“大江,要轮到孟川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大江也遥遥看向镜湖道院阵营中的孟川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要轮到孟川了。

    作为八大道院洗髓境弟子中唯一一名悟出秘技的,他自然被放在最后一位去登场。

    “孟师兄,你要小心。”万莽胸口上扎着绑带,都有着血迹,“妖怪们都狡猾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孟川点头。

    之前登场的二十三位道院弟子,绝大多数都谨慎的很,真正的重伤的也就六位,还是都能治好的。也就一位……被那狼妖给撕碎了手臂。那位道院弟子叫‘白凤奇’,是五大神魔家族的白家子弟,跳下擂台后就一直哭泣着。

    他的祖父今天也在场,当场怒斥:“哭什么哭,明知道狼妖厉害,还这么莽撞,你能怪谁?一对一厮杀,妖怪身上还有锁链,这样你都丢了一条手臂,若是上战场你就丢掉小命了。回去好好修炼,家族里有的是独臂剑术。”

    虽在怒斥,可这位祖父眼睛却微微泛红,毕竟这是他的孙子,他一直以来的骄傲。

    道院弟子们都颇为同情白凤奇,才年仅十六岁就断臂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场的院长们、朝廷官员们、五大家族高层们大多都很平静,他们见过比这残酷百倍千倍的事,这斩妖盛会是‘元初山’不想人类一些精英们初上战场就送命。所以在少年时期就让他们吃吃苦头,长长见识。让他们以后修炼更刻苦,上战场也更小心。

    “人族重伤六位,一位残疾。妖怪上场的也有十二位了,战死五位!”孟川很平静,他没有丝毫紧张畏惧。

    因为六岁那年,他就见过妖怪们的可怕!那一次,十余万人被屠戮!若不是有神魔赶到,周围数十里范围内怕都没几个能活命,被屠戮的人族还得翻一倍。那位神魔一己之力令妖怪们崩溃,仓皇逃窜。也令四散逃跑的人族也有幸活下来。孟川能活下来,除了父亲母亲拼命之外,也有后期那位神魔的原因。

    经历过那些,眼前这一对一的战斗,妖怪还被限制只能在擂台上,人族少年只要跳下擂台就能活命……这真的很温柔了。

    “下一位,镜湖道院,孟川。”朝廷官员的声音都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时间个个目光都落在孟川身上。

    孟川是最近几天东宁府谈论的焦点,谁都知道,东宁府又出了一个天才,有望神魔的天才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院长葛钰嘱托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,院长。”孟川起身往擂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阿川,看你的了。”在烈阳道院那边,柳七月
第十四章 孟川登场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