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8第八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李谨言的嫁妆单子,在李家又掀起了一场波澜。

    李大老爷和大夫人心里暗骂:这小兔崽子也未免太贪心了!

    染坊和布庄给了也就给了,银楼茶庄也说得过去,老太太赵氏手底下的那家典当行,更是抱金蛋的母鸡!这些尚且不足,又将五百亩田加到了七百亩!这简直就是在挖李大老爷和大夫人的肉!

    任由李大老爷和大夫人百般纠缠,甚至连威胁的话都说出来了,二夫人就是咬死不松口。李老太爷有心说两句,老太太就在一旁敲边鼓,三夫人更是明火执仗的站在了二夫人一边。一时间,李老太爷和老太太居住的正房里,几乎是三天一小闹,五天一大闹,仆人丫头们都私下里议论,这整个一三英战吕布,热闹着呢!

    李谨言是个“听话”的,二夫人和三夫人让他不要插手这件事,他就当真不管,整天要么呆在书房里,要么就披上斗篷在李府的花园里走上几步,锻炼一下身体。李三少之前就疏于调养,寒冬腊月的又被推进了冰窟窿,多亏刘大夫医术高超,才没落下病根。李谨言走了一段路,就不得不停下来歇歇,暗地里恼火,这身体也未免太弱了,不说别的,万一将来遇到什么事,跑路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可是民国,虽说南北已经议和,可耐不住下边大大小小的军阀们各抱私心,三天一小打,五天一大打,你方唱罢我登场,虽说还没发生通电满天飞的奇景,到底不太平。

    楼大帅坐镇的北六省还是好的,一旦出了北六省,不说别的地方,中原四省不久前就打了一仗,经过司马大总统调停几方才罢手。和南边交界的江浙一带也不太平,自古以来的鱼米之乡,更是清廷最早通商的几个口岸所在地,其繁华自然不是稍显落后的北方能比的。

    楼大帅的把兄弟,司马大总统早就对这些地盘觊觎已久,他和南方空有个虚名的郑大总统不一样,手底下实打实的握着一支兵强马壮的军队。他发话,北方这些大小官员和军阀还是不敢不听的,如果没有他的指使,山东的韩大帅也不敢朝手握南六省的宋大帅放狠话,韩庵山以一省之地,挑战手握六省的宋舟,有人说韩庵山是想钱想疯了,北方政府里的人却知道,这是司马大总统想对南方动手了。

    至于和平协议,在这些无时无刻不盯着南方膏腴之地的北方军阀眼里,和张废纸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李谨言这段时间最大的兴趣就是读报纸,他想要尽快了解这个世代,了解自己所处的地方,明确自己接下来该走的每一步路,他已经有了计划,但是计划能否成功,每一个细节,都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李谨言还发现一件事,今年是民国三年,却是1911年!不知道是哪只蝴蝶扇动了翅膀,宣统皇帝直接给扇没了。光绪和慈禧死后不久,没等清廷将小皇帝扶上位,历史上本该失败的安庆革命,由于得到了新军和有识之士的响应,却阴差阳错的成功了。只不过,领导革命的人不是徐锡麟,而是现在的南方大总统郑怀恩。

    于是,历史上的武昌起义没有了,辛亥革命也没了,代替而来的,是由郑大总统领导的安庆起义和戊申革命。

    革命之后,国内的形势倒是和历史上辛亥革命之后的发展没太大区别,一样的权臣上位,军阀割据,南北对峙。外国势力趁机介入,偌大个国家,几近四分五裂。北方的司马大总统看清楚了南方政府的懦弱无能,当即揭竿而起,割据自立,借着手中的军队,打下了现在这片江山。

    这位大总统貌似十分厌恶日本人,和英法也不怎么对付,倒是和德美走得很近。这让李谨言一度认为这位司马大总统也是个穿的,可没有当面见过这位大总统,李谨言也不敢断言。

    李谨言觉得,不管司马君是个穿越党还是比较有个性的土著,这样一个枭雄样的人物,如果真能统一了国家,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从怀里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,该回去了,否则枝儿该念叨了。

    刚转身,就见到大房的李锦琴正站在抄手回廊边看着自己,脸上似笑非笑,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