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327 番外四 (第1/3页)

    自从遇见秦璟, 桓容的梦境开始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首先, 梦里的年代和人物照旧, 照样是连续剧,依然是金戈铁马,朝堂政治,魏晋风流, 名士潇洒, 只是场景愈发鲜活,仿佛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 部分内容由“寻常”变得“不寻常”,由“普通”变得“不普通”。甚者, 偶尔会出现某种不可言说的场景。

    没开过车, 总看过车跑。

    尤其是场景中人无比“熟悉”, 不吓得三魂出窍已是心理承受能力过人。想要维持镇定, 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, 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闹钟铃声突然响起,寂静骤然被打破。

    桓容睁开双眼, 半晌没能反应过来,自己究竟是身处现实, 还在仍在梦里。

    躺了足足五分钟, 混沌的大脑才慢慢清醒。

    望着熟悉的天花板,想着梦里经历的一切, 桓容猛然坐起身, 顿感血气上涌, 红晕从耳根开始蔓延,迅速延伸至整个脖颈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罪闹心的。

    桓容咬紧后槽牙,掀开薄毯,和自己尴尬两秒,终究认命的叹了口气,翻身下床,快步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门关上,哗哗的水流声很快传出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刻钟,暂时摆脱尴尬的境地,桓容头顶浴巾,走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无暇在意从浴室延伸到床边的两行湿脚印,桓容有些脱力的坐到床边,手肘支着膝盖,手指交叠,拇指撑着下巴,食指抵在唇边,望着床边的闹钟,许久的出神。

    分针越过三格,桓容闭上双眼,再睁开,漆黑的双眼闪过难辨的情绪。

    梦里的一切太过真实,真实得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遇到秦璟之后,之前稍显模糊的细节都变得清晰。简直是从普通版跃升至超清。偶尔醒来,他甚至会分不清哪里才是现实。

    庄周梦蝶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,这样离奇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梦中的某些场景让他愈发感到困惑,困惑到开始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单身二十多年,偶尔做几次不能言说的梦,实在是不算什么。可问题在于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